旧时光

我只是个搬运工😬

该我们了(朱白小甜饼)一发完

转发,甜齁了,超级,出处请见下方,作者:甜二丫大大

甜二丫:

今天的宵夜吃的有点多导致我睡也睡不着,那就为爱秃头一下叭,带着小甜饼来看看好久不见的你们😊


最重要的是 @斯凉 我不想胖二十斤😂










微博崩了。




在白宇试图登陆微博失败n次之后,他终于意识到了这次不是他的网络问题。




“今天什么大事?微博咋都崩了?”保姆车上白宇转过头问了问助理。




“zly和fsf官宣了,宇哥你这信息太落后了吧?”助理打趣道。




“官宣?新剧吗?是不是有龙哥的那部?”白宇不明不白的问道。




“诶我说您能不能不要啥事儿都第一个想到你龙哥好吗?人家俩是领证了!结婚了!”助理恨铁不成钢的看了一眼这位祖宗。




“啥?!这么突然的公布!怪不得微博崩了,我去问问龙哥,他肯定知道。”白宇说着便甩了条微信过去。




“哥哥,你干啥呢?”




“休息。”朱一龙秒回道。




“你看今天的娱乐新闻了吗?”




“嗯,看到了。”朱一龙不用问也知道白宇指的是什么。




“羡慕啊!真好。”白宇突然慨叹道。




“怎么?你也想去结婚?”




“想!”隔着屏幕白宇也知道朱一龙这会的表情肯定不怎么好,但就是忍不住的想逗他。




“那白老师需要我做点什么吗?伴郎还是司仪?”




白宇没想到朱一龙会回他这么一句,心里瞬间有了种偷鸡不成蚀把米的感觉。




“你还可以有别的选择。”白宇气呼呼的打下这句话。




“女方亲友团?”




“朱一龙!”白宇忍不住发了条语音过去。




“怎么了?白老师。”手机上传来的是朱一龙依旧温柔的声音。




“没啥,我觉得你给我当红娘也不错,毕竟你有这个体质。”白宇倒要看看朱一龙能淡定多久。




“这和体质有什么关系?”朱一龙有点不明白。




“这不是跟你合作过的主演都结婚了吗?我也跟你合作的挺愉快的吧?”白宇笑嘻嘻的打下这行字。




“哦,那需要我给你介绍吗?”




“需要!”




“你喜欢什么类型的?我看看有没有合适的。”




“女的!活的!”




“这个有点难度。”




“?!朱一龙你是个狼人(微笑脸)”




“过奖过奖,那我去给你物色对象了,bye。”




“朱一龙?!”




“朱一龙你还好吗?!”




“朱一龙你是本人吗?!”




“朱一龙!!!”




白宇没收到朱一龙的回复,看着手机气鼓鼓地说道:“我要和朱一龙冷战!”




助理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,反应过来后说道:“和龙哥冷战?你?”




“咋了?不行?”




“…不咋…你保重…”




“切~”




“你问到了吗?”助理说道。




“啥?”




“你不是去问龙哥zyl官宣的事吗?”




“…没问到…!”




“龙哥不知道?”




“我忘了。”




“那你这半天干啥了?!”




“吵架!”




“…好的…”




白宇刚进组,这两天还没有太多的戏份,相对来说空闲的时间还是比较多的。不同于以往在片场踩着平衡车四处游荡,今天的白宇打从下了车就不怎么活跃。




“宇哥,你来真的?”助理看着白宇没有表情的脸问道。




“真的!”




“你这个样子不像是和龙哥冷战…”




“咋了?”




“你像是在和全世界冷战…”




“全世界又没惹我我干嘛要和全世界冷战。”




“那谁惹你你去跟谁冷战啊!”




“我这不是冷着呢吗?”




“…请问朱一龙先生知道您在和他冷战吗?”




“…我怎么知道…”




“那您…开心就好。”助理说完后便默默的走开了。




没有了白宇的嘻嘻哈哈,剧组看起来好像没那么热闹了。大家都没见过不爱说话的他,一时间竟不知道怎样去和他搭话。




还是导演以照顾演员情绪为借口走过去问道:“咋了小白?今儿看起来心情不大好啊?”




“确实。”




“年轻人没啥过不去的,想开点就好。”




“也没啥,小事情,您别担心我了。”白宇说道。




“行,有啥需要就说一声。”




“谢谢您。”




导演走回摄像机前的时候便告诉工作人员今早点拍白宇的戏份,转移一下注意力人的心情或许会好很多。




一上午的时间在白宇拍了一场戏中匆匆过去了,而他的手机也没有传来丝毫的消息。倒是微博终于恢复了正常运作,他登上小号看了看今天的热搜便调了静音将手机放在一旁,也不知道这幼稚的人到底在和谁赌气。




下午没什么重要的事情,导演就给白宇放了半天假让他休息。于是躺在床上百无聊赖的某人终于没忍住给助理打了电话:“朱一龙没联系你吗?”




“没有。”




“哦。”说完便丝毫不犹豫的挂了电话。




“…但他助理联系我了…”助理看着已经挂掉的电话喃喃道。




傍晚时分,白宇的“午休”终于结束了。拿起手机准备看时间才发现上面的好多通未接来电…于是顺手便拨出了过去。




“朱老师怎么舍得联系我了?有事吗”




“有,你不是让我给你当红娘吗?我物色好了。”




“行啊,那你介绍介绍我们认识啊。”




“介绍好了,刚好离你住的地方不远,五分钟后你开门就行。”




“好啊,谢谢朱老师,您辛苦了!再见!”白宇没等朱一龙说完就挂了电话,他才不相信朱一龙的鬼话。




结果没等一会,果然响起了敲门声,白宇这才有点慌,不过还是强装镇定地去开了门,然后…他就更慌了…




“怎么?又不是没见过我,干嘛这么惊讶?”门外的朱一龙摘下口罩笑了笑道。




“不是?这?你怎么来了?”白宇结结巴巴的问道。




“不是说给你物色对象吗?”




“然后呢?对象呢?”




“你觉得你面前的人还满意吗?”




“…别逗我…”




“你看我像逗你的样子吗?”说着朱一龙便径直走进了房间。




“不是?你这?!是不是有点突然?!”




“有吗?还好吧。”朱一龙依旧淡定的说道。




“哦对了,微博现在好了吧?”朱一龙突然问道。




“好了。”




“那就好。”




“咋了?”




“该我们了。”




“啥?”




“官宣。”




“……”




于是,晚上21:33分,朱一龙白宇同时发博。




朱一龙:爱你,让我成为我自己。@白宇WHITE


【配图两人合照】




白宇WHITE:你的爱,让我成为我自己。@朱一龙


【配图两人合照】




微博又崩了。




程序员的眼泪不值钱。




同样不值钱的,还有某人的冷战。













emm……纯属有感而发,昨晚去看了老白今年的生日直播,想起了龙哥采访时说的看到很多人想嫁给你,我在想是不是龙哥也有去看老白的直播🤔🤔🤔(哦,对了大家可以去看那个直播,那个是我看到最多人表示想嫁给老白的了)

插一句题外话,我昨晚梦见老白了,他带我逛小吃街😉😉😉开心,可惜还没到呢,闹钟就响了

转发,(大大名字有点长,原出处看下方作者名)

我在木叶种摸鱼不干正事的那些日子:

完结啦!

以后再也不画画 

后面应该还有个番外,不过就不画了……应该会写出来,所以嗯就这样吧想讨论的可以留言

前情:1 2 3 4

转发,(大大名字有点长,原出处看下方作者名)

我在木叶种摸鱼不干正事的那些日子:

结果还是没画完……

下一条完结!

画画好难,好想勾搭一个画手

前情:1  2  3

转发,(大大名字有点长,原出处看下方作者名)

我在木叶种摸鱼不干正事的那些日子:

每一张脸都在严重OOC

很丑但是不想改了,反正又不会画画

前情在此:1   2

转发,(大大名字有点长,原出处看下方作者名)

我在木叶种摸鱼不干正事的那些日子:

这是一个狗血的故事

大概不会有什么下文

总之不要对写手的画技有什么想法!!!!

给写手挽尊这件事就交给电疗大大了

转发,(大大名字有点长,原出处看下方作者名)

我在木叶种摸鱼不干正事的那些日子:

写手的求生欲很强系列

上一条在:这里   如果看不懂的可以去补前面的

本来想在姜姜老师生日的时候把它画完当礼物送的,看来是不太可能了……

能搞多少搞多少吧!


真的很喜欢这个故事,本来想写出来,但是由于第一部分是画的

强迫症如我后面的只能硬着头皮继续画了

写手用灵魂画画

脑洞

各位小伙伴们,今天看完old先的更新觉得贺天帅炸有没有(疯狂拍桌),我在想贺天一定能完爆那群坏蛋,然后莫仔别扭的感谢,贺天看毛毛受伤提议不要让毛毛妈妈担心,让毛毛今晚去他家过夜,然后就圆了上次没完成的事情(嘴角疯狂上扬)!带回家上药,留在家里过夜,晚上偷拍毛毛的睡颜(我已经控制不住我的嘴角了,想想就好甜)!哪个大大可以写这个脑洞呢!啊啊啊!激动,希望有大大接梗!(⑉°з°)-♡(万分感谢)

【贺红】逼供

转发

大安dn:


 



 



 


——————


有必要先说明一下,之前我在乐乎上有个号,叫花上戏,专门写一对cp,后来我退坑也退圈了,就把花上戏这个账号给完完全全注销了。但是我在里面写的一篇文,虽然写得一如既往的糟糕,但我自己还是特别特别喜欢,因为那篇文au+ooc,人设也与我站的那个cp不同,所以我考虑了很久,还是决定再搬过来,故事给贺红用。就如上所说,au/ooc/be,但我实在太喜欢了,我觉得那时我写文还是单纯靠热情的,不知道这样做有没有什么不妥,毕竟这都是我一字一字码出来的。


以上,大安。


 


——————


  一、


  那是连半只苍蝇都出不去或进不来的阴森监狱。


  监狱里只关着一个人。


  “说不说!”一个穿着兵服的秃子,晃着口金牙,正拿着串铁链狠狠地抽着对面的家伙。


  那人白皙皮肤不再,反而血肉模糊。


  铁链上带着刺钉,每抽一下,身子都禁不住一颤,把皮撕开一道血口,肉向外翻着,滋滋涌着血。


  他淬了口血,牙齿都被染红,“呵,你想知道什么?”


  “之前失踪的那段时间,你和谁在一块儿?”


  “和谁在一块儿?”他费力地仰起头,哈哈大笑,“我不是和你在一块儿吗?”


  牙还挺硬,不知死活的东西,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。


  秃子蔑视着他,拽着他的头发将他摁到冰水里,待水里冒的泡沫少了,再拔他出来,反复了三个来回,他晕了。


  秃子眼神一别,旁边的军官领会了,往他身上泼了桶盐水。一股灼灼刺痛从脚底直冲脑门,他皱眉醒来。秃子将铁链递给军官,“继续!”


  说罢拍了拍手,从刑房里退出来,进了侧间。


  侧间是监视房,里面可以将刑房的处境看得一清二楚。


  一个人一直站在那里,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快要死的那人。


  “师长,他不招。”秃子低眉顺气道。


  被唤作师长的人慢条斯理地摘下军帽和白色手套,“逼他招,但是,别逼死了,要留一口气。”


  二、


  莫关山是一支隐形精英部队的特级士兵,擅长远程猎杀。


  除了同他传信的“快递员”以外,同伴、上级、下属一概不知。


  仿佛这个部队就只有他一个人。


  但任务又确确实实存在,自出道以来,他已经猎杀了二十九人,差一个人就可以凑个整数了。


  在他杀第一个人的时候,枪端得很稳,目标完成得很顺利,但他做了一晚上噩梦。


  他的教官告诉过他的。


  千万不要有感情,别把自己当人看,自己就是把枪,一把永远服从上级命令的枪。


  那天他又收到封不用签收的信。信里是复杂的代码,翻译过来也就四个字外带一串数字,「E市贺天」,数字是那人的身份证号。


  莫关山漠然一笑,正好,第三十个。


  三、


  他勘测了贺天办公的那座大厦对面的整座楼,耐心至极,总要找出最适合猎杀他的角度,也算是为了不浪费他那擦得那么干净的落地窗。


  一切准备就绪,就等上级再次通知了。这个人似乎蛮重要,既不能杀早了也不能杀晚了。


  有了目标之后,等信件就是件痛苦的事了。明明猎物就在眼前,却动他不得。


  第二封信送来时,莫关山都已经准备要擦枪了,结果拆开信的那一刻,愣了愣。


  他身上的身份千万重,可以是普通的修理工,可以是成功的商人,等等。


  这一次,他要成为递酒的服务生,去明晚贺天要去的那家,套出他商业黑卡的密码。


  商业黑卡是行话,与地下黑网进行的交易资料都锁在这张卡里。


  莫关山皱眉,不管难不难套,关键是要怎么去套呢。


  这是他第一次为角色犯愁。


  四、


  “怎么搞的啊!”一个满脸肥油,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整了整被撒上水的西装,“会不会做事啊!?”


  “对不起。”对面的服务生连忙道着歉,抽了几张纸递给他。男人没好脾气地接过纸,顺便抬眼瞅了瞅,一个白白净净的男孩子。


  “新来的?”他说。


  “嗯”男孩乖巧地点头。


  中年男人再次上下打量了一下他,抹了下嘴巴,一把将他扯到怀里,“除了说对不起,知不知道自己还应该做点儿什么?”


  莫关山摇头,不知道。当然,这是他真的不知道,教官没教过他除了说对不起还应该做点什么,教官甚至没有教过他要说对不起。


  莫关山看向那个男人,他竟然把手放在他腿上来回摸。莫关山面无表情,但他告诉自己下一秒要用袖子里的暗刀剁了他的手。


  刀还没露出来,一直坐在阴暗里一言不发的人突然出了声,虽然莫关山是为他来的,但还是被吓了一跳。


  “够了。”他说。


  他就说了这两个字,但那个中年男人却抖得不轻,重咳了几声,松开了他,还催促道:“快走快走!别妨碍我们谈生意!”


  莫关山觉得这次任务可能要失败了,果然他还是只适合用枪。


  刚转身走了两步,冷冰冰的声音再次响起:“站住。”


  同样又是两个字。


  莫关山站在原地,他说“转过来”,莫关山便转过来。


  然后包厢里就只剩下两个人,那个西装革履的胖子抱着合同呲牙咧嘴地退了出去。


  他冲他摆了摆手,是叫他过去的意思么?莫关山一边猜测着,一边走到他面前。


  “贺天。”


  莫关山知道的,找的就是他。但是戏要做足,“哦,我叫莫关山”


  贺天点点头,让他坐下,手圈着他的肩膀。不同他的人,莫关山觉得他的怀里很热,想往外挪挪,但是握在他肩上的手好像用了力气,不是那么容易挪动。


  “你是特务还是杀手?”莫关山心里愣了一下,摇摇头。他没撒谎,他不是特务也不是杀手,他是兵。


  贺天又问他,“你想要什么?”


  贺天问得很直白,让莫关山有那么一点儿慌然失措,教官教给他的太少了,他没有教一把枪去怎么回答一个直白的问题。


  “我要你的黑卡密码。”于是他说。


  贺天竟然没有表现出惊讶,反而是笑了两声,将他挪到自己的腿上坐着,“行,我给你黑卡密码,你用什么来交换?”


  这次换莫关山提问,“你想要什么?”


  对面人眸子里氲气一闪,“我要你”


  五、


  莫关山坐在床边,双腿并着,两只手叠放在膝盖上,乖巧得像个不谙世事的男孩。他不知道自己这样做对不对,只是心底里突然涌出一股不知名的感觉。那时候他不知道那叫害怕。


  他站了起来,往门口走去。


  “怎么,又不要黑卡密码了?”贺天淡然地对着镜子拆着领带。


  莫关山停了脚步,他差点忘了自己是来换密码的,用他自己。


  他咬了咬下嘴唇,“那,那我应该做什么?”


  “把衣服脱了。”贺天在镜子里与他对上眸,一脸冷漠。


  两个人坦诚相见,莫关山在发抖,手也是凉的。贺天吻了他细长白净的手指,又吻了吻他的肩膀,他的锁骨,声音低沉,却也温柔,“怕么?”


  “不……不怕”,他别过头,不敢看他。


  所以他就顺势吻了他的侧脸,“怕了就喊停,疼了也喊停。”


  莫关山咬着牙坚持下来了,他是兵,怕要忍,疼也要忍。


  都说「春宵苦短」,莫关山却觉得那个夜晚过得异常漫长,两个人的细汗溶在一起,之后他趴在贺天的身上眯了会儿觉,从没觉得做任务会这么累。


  但是,他拿到黑卡了。


  “难道你就不怕我把你吃干净了然后食言?”贺天笑了笑,身上只裹着条浴巾,将黑卡连并一张密码便笺递给早已经穿好衣服的他。


  对哦,他怎么就没想过这种情况呢。莫关山愣了愣,从他手里接过黑卡,冲他晃了晃,“可是你还是给我了。”


  他将东西揣进上衣内侧口袋,起身要走,只是后面很疼,一瘸一拐的。


  “还说不疼,疼为什么不喊停?”贺天盯着他的背影,点了支烟。


  莫关山突然觉得脸上很热,像是发烧了一样的烫,他没回头,“以后我们再不相关了”


  自然,这是骗他的,他还要杀了他。


  六、


  黑卡连同密码交给快递员,一切又安寂了下来。


  到底什么时候刺杀他呢,莫关山趴在阳台上看着叽叽喳喳的鸟儿发呆。


  也时常会去附近走动,不能断了他的消息。所以那个消息一出,他也不算是最晚知道的。


  黑市崩了,贺天被黑道派的杀手刺杀。好在杀手水平不高,中枪的位置离心脏远了点儿。


  他找上门了,看到他还活着,心终于从嗓子眼咽回去,他朝他吼,为什么不告诉他给他黑卡可以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。


  “你是来拿黑卡的,难道不知道拿走黑卡会怎么样么。”贺天总是这么轻描淡写,也不知道到底什么会让他慌张。


  莫关山低下头,“我欠你的”,他也不知道自己欠他什么,他本来最后都要杀了他。


  “我不喜欢让别人欠着我。”贺天说,“现在就还了吧,我要你。”


  他怔了怔,“可是你受伤了。”


  “那就在这里住下来,陪我,等我伤好。”


  一等就是三个月,莫关山又用他自己还了债。这次依旧很疲惫,不过好多了。贺天抱着他,“你真的不是特务和杀手?”


  他摇摇头,真的不是,


  贺天笑,“那你是来杀我的吗”


  他不是特务或杀手,但他确实是来杀他的。他也笑了,笑着摇摇头。


  七、


  当收到第三封信的时候,莫关山觉得自己可能杀不了这个人了。


  信上画着一枚六角雪花,雪花是用朱砂画的。


  他该死了。


  他该死的时候,他却动不了手了。


  莫关山从没对贺天说过喜欢,贺天也从没对他说过喜欢。他只是每次都很乖地在他面前脱下衣服。


  那天上午他没去他工作的地方,而是在晚上去了他家,在他面前褪下衣服,“来吧,这是最后一次了。”


  像每个俗套的电影情节,他喜欢上了他的猎物。


  他和组织断了联系,三天的时间里,让贺天陪着去看了一次海,去喂了一次鸽子,去逛了一次北京胡同。


  “我想有一天也住在这里”,最后他说。


  八、


  任务失败。


  阴森的监狱大门缓缓关上的那一刻,他不后悔。


  他不仅是把枪,还是把带着秘密的枪。这把枪绝对不能失踪,更何况三天。


  刺钉狠狠扎进肉里,又剌开一道口子。


  在这里审问的人并不知道他的刺杀目标,他们要做的就是逼他招供,供出三天里和谁在一起。


  上级也真是蠢,难道任务失败了就没再派个人来监视他么,让那个人陪着自己去看海喂鸽子,还反过来问自己跟谁在一起。


  其实本来是件挺容易的事,说出那两个字就行了,可是似乎又不是那么容易,要不自己早就杀了他完成任务了。


  汗将头发全都浸湿,嘴唇也快咬烂了,淌着血。自己还是没出息地晕过去了。


  身上似乎没有铁链在继续抽,自己的两只眼睛已经紧紧闭着,好几天没有睡觉了。


  好像有谁一把抓起他的头发,他不得不仰着头,只是太累了,他睁不开眼。


  嘴巴很疼,他在吮自己的唇,那人嘴里肯定全是血腥味吧。莫关山想,终于疼得睁开眼,睁开眼的那一刻,他慌了。


  又是那种感觉,这次他知道了,这叫做害怕。


  贺天伸出大拇指抹净了嘴角的血渍,满脸冷漠地看着他。


  “枪是不能有感情的”,他对他说。


  莫关山哭了,他不知道这叫不叫哭,因为哭是自己愿意的,而他现在不愿意让眼里的水流出来,却怎么也止不住。


  原来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场骗局,难怪有这么多说不过去的漏洞。他才是猎物,他自己才是猎物。


  “我想过普通人的生活。”他说。


  “那你就招供,你这三天里和谁在一起。”


  “和我喜欢的人。”


  贺天看着他,许久,“他是谁?”


  “死了”,莫关山盯着他,“何必要一个死人的名字。”


  “你从来不会慌张,我要是能像你一样就好了。”莫关山笑了一声,用尽最后的力气直起了身子,绑他的木桩右侧有个凸起的长钉,只要他身子站直再把头侧一侧,钉子就可以扎进脑袋。所以他一直弓着腰,他本来想要活的,想着说不定有天就可以从这里出去,去找他,在北京买套四合院住着。


  可现在他突然不想了,忍了这么久,他终于还是学会了,疼要喊停的。所以他喊停了。


  贺天抱着他,第一次,他慌了,慌得大喊大叫,只是他这么慌张的糗样子,他却来不及看了。


  


简单直白的地球人:

【图改】

lofter的宝贝们你们想我吗!!!

请在评论里面大声的告诉我,

一定要大点声,不然我听不见!!!。

原著:@old先 
插畫:
@小樹的腐菜園 
文案: @简单直白的地球人 【po主】

后期填词:【po主】潵泼打滚求关注。
在掉粉的边缘在试探一下,放张图试试水。胡汉三又回来了。
文案原文是我写的小段子,链接放评论。
ღ( ´・ᴗ・` )比心。 

禁止二改。蟹蟹配合。